搜索查询
分类导航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点缀人生 > 信息详细
价值观的光芒
信息来源:本站 信息整理:admin 更新日期:2016-12-03 22:12:04
标签:价值观 价值 光芒  

对我们这代人而言,李健不是伴着《我是歌手》这个节目走进我们视野的:从水木年华里的《借我一生》、《轻舞飞扬》,李健的歌就曾见证我们的青春和成长。

 

十几年后,饱受穹顶之下、心灵之上双重雾霾摧残的我们,却惊喜地发现他和他的歌抖落了这么多年的光阴、一如既往:只是在原来简洁、清丽的风格上多了悠远,这份悠远透着对音乐、对生活的洞悉和宽容。

 

对多数人而言,始于偶然的东西往往引起内心的悸动:他疏离浅淡、不动声色地唱,纯净、轻灵,不染烟尘,用音乐勾勒出一个万物清新,时光安然却深水静流的世界。

 

这个世界把我们与充满着名利争夺、物欲横流的现实隔开,涌动着真诚的情感,隐藏着节制的力量,给我们带来了温暖的感动。

 

《大学》里有一句话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这是对李健最好的写照。

 

这个春天的夜晚,李健和他的歌如春风拂面,给我们忙碌生活一个适时有力的提醒;更像清冷的月光让我们再次体会到价值观的光芒。

 

其实,唱歌和所有职业一样,从业者的价值观支持着他的职业素养:

 

我们可以从李健的一些访谈来聆听他如何看待他所从事的工作:

 

“音乐在某些意义来讲是传播一种情感,传播一种温情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觉得此乃善品也。”

 

“爱音乐是一种生活状态,它是我们忍耐孤寂的理由和力量,之所以成为一个职业歌手是因为热爱音乐,而不是通过音乐快速致富。”

 

“唱歌永远是一个低门槛,但是要求非常高的艺术。在我眼里只有那些简单的、真诚的、能够感动你的,才算得上是好的音乐。真正的唱歌应该是比修养,比意境。”

 

“认清自我、坚持自我是一种自觉。我相信,歌手是靠作品来表达自己的,原创歌手更应该遵循内心,而不是人云亦云。”

 

源于冷静、独立思考的这份认识是多么难得的清醒,形成了他独特的价值观,这种价值观里渗透着我们理解和向往的敬业。

 

敬,原是儒家哲学的一个基本范畴,孔子就主张“执事敬”、“事思敬”、“修己以敬”等语;宋朝朱熹说,“敬业”就是“专心致志以事其业”,即用一种恭敬严肃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工作。

 

不管有没有人关注,红还是不红-------“君子忧道不忧贫”,一直按照自己的节奏,专注于钟情的音乐。这样的崇敬之心,一定会引领他用拒绝捷径的脚步去一步一步丈量理想的距离。

 

他这样理解和解释他长时间的坚守:如果没有那个时候那么安宁,那么大把时间,我不可能看那么多书,我不可能积累那么多。积累了很多人文学科方面的空缺,包括寂寞的时候如何跟自己相处。

 

因为价值观的坚守,在歌手和音乐人的本分上,他值得拥有现在的一切。

 

纵观李健的成长轨迹:以入世的态度投入工作,却以出世的心对待世人在意的名利,坚守自我,如风吹麦浪,慢慢浸润岁月风霜,自有收获的金黄。

 

生活的理想,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---这种价值观引领的才是更具意义和更具幸福感的人生。

 

李健说:大部分理想终究会变成幻想、梦想,但你不能因此否定很多事情,甚至否定你的人生。

 

一直以来,我们一味的强调唯物主义,以金钱作为唯一的标准;一味的强调不成功则成仁,成为王侯败为寇这样一种弱肉强食的价值观。这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的年代,一个最大程度追逐名利的年代,一个讲求效率一切求快的年代。可是,人们忽略了,在追逐物质的过程中,人的幸福感并不会随着金钱的增长而增长。

 

曾几何时,音乐圈如此浮躁:选秀节目日益猖獗,疯狂造星,一夜成名,音乐人却大部分活得不快乐:新闻里充斥着吸毒、自杀。

 

李健和他的歌走红,也证明了:当代社会迫切需要建立一个不那么急功近利,不唯金钱、不唯成功,追求内心宁静充实的价值观,来解决我们在追名逐利中产生的困惑和低幸福感。

 

如果我们能够做到以喜之、爱之的心期待日出而作,以敬之、乐之的心完成日落而归,那么,我们就幸福在了每一个不白白付出、不虚度年华的日子里。

 

只要尽力而为了、只要敬业乐群了,那么就拥有了乐在其中的一生。

 

感谢李健和他的歌,感谢他的走红,愿这束月光洒落的光芒为脚步匆忙的我们照着亮,让大家去找寻自己久违了的心灵故乡、抵达幸福的彼岸。